一只桶

得空自割大腿肉 没空就来求投喂

【授权翻译】the pajama game

呜呜呜呜甜甜甜

Traaaaaaa:

原文地址     作者:brightly_brightly




授权:


亮闪闪老师说她最近黄暴发多了所以来个小甜饼,于是(最近也发了一堆黄暴的)我跟着偶像的步伐把它翻了。日常甜,有Gen出没~




有错误还望指正~








Root不喜欢穿睡衣,这让她想起被关在精神病院的时期。


鉴于Shaw在那次监禁里起过推动作用,她现在不得不和睡觉要躶体的Root住在一起,不管她喜不喜欢。


“你至少可以穿条内裤。”Shaw不满道,这是第三次Gen逃学并试图在半夜闯进她们的公寓了----Root裸着走在去开门的半路上,Shaw拦住了她。


“不穿。”Root说着回到了床上,让Shaw去解决她们的青少年闯入问题。






不是说Root没什么可以睡觉穿的东西。Shaw给她买了一堆柔滑又放纵的睡衣。她也有宽松的T恤,毛毯袍,甚至还有一条腿袜裤。Root对回家到睡觉这段时间里穿这些没有意见,只是一到她要睡觉的时候,就算她身上只有一根线她都要脱掉,冬天如此,在安全屋里也是如此,除非她在做任务不需要睡觉。


很多时候,这根本就不是性感的。Root会带着眼镜贴着脱毛纸或者是什么可以让毛发变得光泽富有弹性的纸。她就是个苍白散发冷光的人类,就像个躺在Shaw床上的棕发小幽灵。Root在睡觉的时候会像巴吉度猎犬一样流口水流遍她全身。Root会在半夜三更起床走去浴室或者撞上家具,因为睡眠会扰乱她的平衡。


“就,穿件衣服吧,”Shaw看到Root的屁股上又出现了一块被角落里的柜子撞出来的淤青,“衣服会擦过其他东西,作用就像胡须….”


Root抬起了眉毛,对于这一点她不屑说不。






就算小个子说她是“在挠碰到的所有东西,”Root依然轻蔑地拒绝了睡衣的保护。


就算Gen这个夏天和她们呆在一起,Root还是不穿睡衣,只是在卧室外会穿袍子。


就算Bear来过夜的时候做了噩梦爬上了她们的床。


“Root。”Shaw开口----


“这没什么,他以前都见过。”Root刻薄地打断了她


Bear抽了抽鼻子舔上了Root的脸。


“嘿!”Shaw愤愤不平,“这不酷,Bear。”


Bear对她露出了一个有敌意的表情,试图舔舔她的脸来纠正这种情况。


如果这就是当家长,这感觉糟糕透了。






Shaw最终还是不再关心睡衣问题,但刺激Root的感觉很棒。Root喜欢看到Shaw卷起袖管穿着她丝滑的睡衣。她看起来就像是什么美国鼠谭之类的电影里的老鼠。可爱到发疯。Root实在是想给Shaw戴一顶大码帽子,唱“somewhere out there”直到Shaw把她打晕。(注:somewhere out there是An American Tail的主题曲,讲的是穿着小洋装的老鼠们移民的故事。)


“睡衣不错,”Root在被单下依偎着Shaw,挑逗地低语。


“你只有一种方法可以进入睡衣。”


太晚了。Root的手早就伸进了Shaw的睡衣里。


“你是不是想说,‘你想进睡衣的唯一方法是穿上它?’”Root假装很无辜地问道。


Root的手指已经开始在她身上施展黑魔法了,Shaw吐出了一大口气。


“唔…..我…嗯…我忘了….”






有一年冬天她们去度假,Shaw搞了个恶作剧,她把Root行李箱里的衣服全拿了出来然后放满了睡衣。好吧,她还留下了洗漱用品和玩具:总的来说,她基本是个好人。


作为惩罚Root在旅行的头天晚上没有和Shaw玩什么情趣游戏也没有用道具。Shaw出去给Root买合适的衣服,不过因为酒店礼品店就卖那些,她买回来的大多数都是夏威夷风情的T恤和大裤衩。Shaw在床上给她点了一份华夫饼,她要了巧克力酱。(为华夫饼….或者….为她们可能有的和好对话,如果她处理正确的话。)


Root原谅了她。Root在床上原谅了她两次,在浴室里原谅了她一次,在Shaw在阳台上想拍风景的时候又原谅了她一次。Root还让她尝了巧克力酱(不是华夫饼上的。)






Root觉得给Shaw买睡衣也是很有趣的,Root最喜欢的风格是:恐龙,迷彩,忍者,还有太空。他们总是丑陋的涤纶材质。


“你上哪去找的成人尺寸的霸王龙连帽连袜睡衣?”


“谁说是成人尺寸?”


就好像这没有变成了她俩之间的游戏,抢先一步给对方买最没下限的睡衣。


就好像Shaw回家时候没发现一套手工制作的锁子甲睡衣在她那边的床上摊开放着。




“凯夫拉就行了,Root,锁子甲?这也太呆了。”(注:凯夫拉。Kevlar,新型材料,芳族聚酰胺纤,据说刀枪不入,制成的衣服防磨损防火等等…)


Root坏笑着眨了眨眼。


不过当她看到Shaw递给她一套看起来像是用网印了磨砂的‘宝贝爱我’二进制编码的睡衣的时候,Root没法再眨眼了。这实在让她进退两难---这是对爱的承认但是这鬼睡衣…..于是她把T恤框起来挂在了她的电脑地牢/实验室/办公室里。Shaw皱着眉头看Root穿上了裤子。又是智取。


“我很期待穿着这些‘运动’~然后用我的办法把这些脱掉 ~”


Shaw摇了摇头。呆子。




不过当Shaw快要四十三的时候,她开始接受裸睡了。Root买的那些贵到离谱的被单盖在她身上就像是置身天堂,突然热了的时候也可以轻易的翻一面,降温很快。再加上醒来的时候和Root四肢纠缠的感觉也不坏,更别说肌肤和肌肤间的触碰更是一件好事。Shaw不常参与这种裸睡活动,不过她也不那么反对了。


 




当然,也有这样的意外---有人试图闯入她们住的安全屋(也可以说不是闯入,因为机器---或者因为他只是个试图偷窃的蠢蛋。)Shaw从床上跳了起来,    裸着一手拿枪一手拿着电击枪。她靠近那个人电了他的喉咙。(Root没能干这好事会失望的。)他嚎叫着扔了撬棍倒在地上(倒地时候砸了安全屋的扫地机器人。这已经是第十二个了,Shaw坏笑起来,不幸中的万幸。)


Root在Shaw用束带的时候走了出来,依然裸着。


“我们得杀了他。”Root轻轻地说道,


那个男人睁大了眼睛,张开了鼻孔。Shaw眨了眨眼睛,Root看起来超级认真,好吧,无视她脸上邪恶的坏笑的话。




“为什么?”


“他看到我们裸体了。圣经上说的,Sameen,杀死他是完全合法的…不过我认为我们还是不要用石头砸死他了,这里的地板是再生硬木做的,会被弄坏的….”


"Root." 


“电刑可能会有趣~”Root看着搅拌机说道。Shaw根本就不想知道。


男人试着扭动着朝她们尖叫。




“我不知道,Root,他看起来塞不进垃圾槽….而且我把我的锯子留在工作的地方了。”


“傻,我们在水槽下有酸液。”Root走向那个倾倒在地的强盗,拿出了一罐盐酸放在柜子上。




“我提议我们捅瞎他眼睛。”Root朝男人努了一下嘴,“你太调皮了。”


Shaw摇头,“这样太乱了。”


Root现在拿着一把砍肉刀走向了她们的俘虏,她还是一丝不挂。




“宝贝,你能穿个袍子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吗?这男的离你下面那玩意儿太近了。”


“你在吃醋???”Root暗笑。


“不想让他咬你,我把破伤风针也留在工作的地方了。”




Root悲伤地叹了口气,把刀交给了Shaw飘着去拿长袍。“把场面弄得像意外一点。”


强盗听到这里开始大喊大叫起来。Shaw惊讶于机器没有给Root提供任何关于他的信息,他的家庭,他的朋友,他童年的邻居。等等各种。


 


最后她们用胶带封了男人的嘴,给他下了点药,把他扔回了他自己的卡车后备箱(在他上面堆了一堆明显是被盗的物品。)


Root让机器搞了个可疑活动报告向警方报案,Shaw给门上了双螺栓,用桌子抵死了门。


“好消息是我们明天要装报警系统了。”




她们回到了床上,Shaw开口问道,“为什么机器没提醒我们?”


Root已经要睡着了,喃喃地回答,“她知道在晚上关闭我的技术支持…..我希望床上只有你和我。”


这让Shaw大吃一惊,因为她从没想过她会拥有没有机器的Root。机器总是在那,就算Root裸着躺在床上机器也会看着。Shaw苦苦思索着,Root选择关掉和她上帝的联络一定意味着什么…….


“你经常这样?”


“我们没任务的时候会这样,”Root软绵绵地回答,“我们想要自己的隐私…这是我们半退休生活的一部分….”


Shaw看着她。Root几乎是睡着了。她靠了过去,把手掌搭在了Root裸露的肩上。这是件大事,不过Root表现得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当然,她甜蜜的小告白并没有把Root从圣诞夜的兔子连体睡衣里拯救出来。


“毛绒绒癖?”Root问道。


“不想我们在去淡水河谷的时候你说你脚冷然后把脚踩我身上。”


“噢,亲亲~和你在一起我从不胆怯~”(注:cold feet原意是打退堂鼓。前文脚冷也是cold feet,锤送的那种睡衣是footie pajamas,包着脚的。)


Shaw翻了个白眼。乡巴佬。


她打开了她的礼物,是印着星系的睡裤和背心。又轻又软十分舒适。


“你懂的,因为你就是我的宇宙~”


“我的天呐,你刚是吃一本蹩脚土气的爸爸讲笑话全集下去吗?”(注:dad joke,过时的正统的糟糕的笑话。)






Root莞尔一笑。Shaw耸了耸肩。Gen微张着嘴盯着她们,她就该接受Harold的邀请和他一起过圣诞。至少,他和Bear不会讲这种……怪异到骨子里的笑话。




Gen在Root和Shaw吃着圣诞节早餐用眼睛做爱的时候,偷了那些星系短裤。




“还回来,”Shaw盯着Root没有移开目光,“不然我让她给你讲一堆糟糕到可怕的故事,一直讲到新年。”



评论(1)

热度(398)

  1. Faith沧海轻舟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Shoot Archive 转载了此文字
  3. No.20160418Traaaaaa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睡衣梗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