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桶

得空自割大腿肉 没空就来求投喂

Charlie(续)[治愈系大结局]

我也要哭晕过去啦 😭耳朵太棒!!!

小驴屹耳:

说明:几个月前看见513片场照而写的小短篇Charlie(原文在此),现在看来像是一个神奇的预言。接着写下去就能成为My Personal Happy Ending。急就章,写得不好也不在意了,我需要治愈。




最近太忙,Seven和Shape of My Heart都还来不及更新。抱歉啦。我尽量不坑。




原来那篇Charlie,现在请大家这样理解:根妹活着,但躲起来了,总在固定的时间假冒是机器给大锤打电话。那篇的末尾,原来我的设想是大锤通过Charlie确认了根妹还活着;现在则是,她仍以为是机器在幕后做着一切。




几个月过去,在根妹的帮助下,Charlie的拼写能力大大提高。(其实是我没功夫去编错别字啦)




***




Charlie(续)






第49街和第六大道交叉口东北角的蛋糕店,这是我在这里工作的第十一年。这一年年初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说,我成了这家店子的主人。




“你们搞错了,”我说,“这不可能。搞错了。”




“这家店子现在是你的了,Charlie。”




“可我只会做纸杯蛋糕,”咖啡机又换了新的,我又不会用了,“还有煎绿茶。我也没有钱。”




“这家店子现在是你的了,Charlie。”他们仍然这样坚持说。




晚上的时候那位漂亮女士给我打了个电话。“Charlie,你不用管那么多。总之你还是只做你的纸杯蛋糕和煎绿茶就好。”




“是你在帮我吗?”我问。一定是的。一定是她。




她在电话那头笑了。“你真聪明,Charlie。”




我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见过她了,但她依然经常给我打电话。她再也没有对我说起过那位矮个子女士和那条狗狗。我每次都告诉她那位穿着皮衣牵着Bear力气非常大的矮个子女士哪天又来对街电话亭接电话了(她们还是常来),有没有什么要我转告的吗。她总是说没有。




我告诉她,那位女士和狗狗都很好。“要不要我告诉她你也很好?你在哪里?你好吗?”




“我下周就能回到纽约了,到时候我会去找你,”她说。




我眼巴巴地等了两周。她终于回来了。




和以前一样,她进到店里来的时候已经快半夜,街上几乎没有人。那天天气很暖和,但她好像怕冷的样子,穿了件厚厚的黑色长风衣。脸色很不好。




我有些害怕。她教我想起妈妈生病时的样子。




“你病了吗?”我问。




“已经好了呢,Charlie,”她微微笑着说。“给我做一杯煎绿茶吧。”




我做好茶端上来的时候,看见她仍然坐在原来那个角落,那里能够清楚地看见对街的电话亭,但街上的人看不见她。我从窗户向外看,路灯的光不太亮,看得不是特别清楚,但那个熟悉的身影果然又站在那个地方了。还有狗狗。




“我现在也有了一只狗狗呢,”我告诉她,“叫 ‘皮酒’。”




她好像没有听见我说话,也没有理会我递给她的茶。




“皮酒一定会特别喜欢你,”我说。




她点了点头。“Charlie,你跟我说过100遍了。”




“哦,是吗?”我有点不好意思。




这个时候她从风衣口袋里掏出电话,开始拨号。我看见对街电话亭旁边的矮个子女士摘下了电话筒。




“Sameen……”她说了这一个字,就突然再说不下去,只坐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差不多就快要哭了。




天啊,千万不要哭。千万不要哭。她总是笑啊笑啊的,为什么要哭?谁惹她哭?




求求你千万不要哭。看见她这样我心里难受死了。




店里很安静,我模模糊糊能听见电话里传来那个矮个子女士的声音但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她好像不太高兴。




她深呼吸了几口,终于又张口说话了。“你能不能......到Charlie的店里来一下?”




“为什么?”这回Sameen的声音很清楚。




“相信我。请你到Charlie的店子里来一下。”




我看见Sameen挂了电话,牵着Bear穿过马路向我们走过来,赶紧上前去给他们开了门。




“Charlie。”Sameen冷冷地冲我点了点头。“那个人又有什么口信要你带给我吗?”




我还来不及说什么,Bear就猛地蹿了出去,扑向她坐着的那个黑暗的角落。Sameen就扭过脸去看。




然后,她就立在原地不动了。




我试着拉了拉她的皮衣袖口。这袖子对她来说太长了,但她一直也没有去改短。只是卷了两卷,堆在手腕上。




“就是她,”我对Sameen说,“她自己来了。”




Sameen没有动。我有些害怕了。她的表情很吓人。教我想起我还很小的时候,那个时候爸爸还和我们在一起。有时候我会不小心打碎他的东西,他生气发怒要打我时,就是这样的表情。




漂亮的女士过了好一会儿才安抚了激动的Bear,慢慢从角落里走了出来,走到我和Sameen站立的门前。她也学我的样试图去拉Sameen的衣袖,但被Sameen用力地甩开了。




我很担心Sameen会打她。就像爸爸打我一样。她比Sameen高,但她看上去像是大病了一场,像风一吹就能倒,而Sameen力气大,打趴我都是有可能的。我把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她们俩之间。“不要打,”我说,“不要打。求求你,不要打。”




她在背后轻轻地推我。“Charlie,相信我,”她说,“Sameen不会伤害我。你让开,Charlie。”




我扭头看Sameen。Sameen的眼里有凶恶的闪光。我再扭头看她,她倒是比刚才平静得多了。我犹豫地往旁边挪了一小步,让她们俩能够面对面但不至于碰得到。




“Sameen,原谅我。”她非常认真地说。




为什么要这样说?她这么好的人,会有什么事情需要求得别人的原谅?




“原谅我,”她继续说,而Sameen仍然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声不吭。“为了保证所有人的安全,我只能这么做。”




然后,就都沉默了。我不知道有多久。很久很久吧。我们三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




但我相信Sameen不会打她了。她一直攥得紧紧得拳头慢慢地松开了。




“告诉我你原谅我了,Sameen。”终于还是她打破漫长的沉默。




“不。”Sameen说。




“那么……即使你不能原谅我,这个我完全理解……那么至少告诉我,你能让我回来。让我回来,回家,好吗?”




“家?”Sameen突然笑起来。“不,Root。我没有家。你没有家。我们没有家。”




她的声音开始颤抖。“求求你,Sameen。你怎么生我的气都行,你怎么惩罚我都行。求求你。”




Sameen突然变得很大声。“我哀悼过你,Root!我以为你死了。死了!我以为你死了......我已经完成了我的哀悼。你已经死了。”




“我活着,”她俯身向前,像是要栽倒但终于还是站住,抓着Sameen的双手贴在自己胸口。“你摸这里。我有心跳。我活着。让我慢慢对你解释一切。但请你相信我活着。这不是骗局,不是模拟,我是Root。我是Root呀,Sameen......”




“显然如此,”Sameen点了点头,“你活着,活得好好的。显然你离开这个家仍然活得好好的。为什么回来呢?你不需要它,它也不需要你。我们不需要你。我们都好好的。我和Bear。还有Harold。Lionel。我们好好的,没有你也好好的。John没了,但那有什么关系呢?就像你走了,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很好。我们彼此都不需要。”




“我需要你。”这次她真的哭了,我的心碎了。我想把害她流泪的Sameen推出去,但我没有。我猜她不会希望我那么做。




“你继续装死去吧,”Sameen说,“继续扮演你的机器去吧。我接受机器用你的声音给我安排任务,没什么,我接受了。你活在机器里,我接受了。你回到机器里去吧。我和Bear回家。我们的家,我和Bear的。”




然后Sameen就去牵Bear的绳子。Bear不肯走。Bear蹭着她的腿,怎么都不肯走。




“Bear!”Sameen怒吼。




我想起父亲落在我身上的拳头,小时候我没有办法保护自己和妈妈,但我长大了。我上前去抱住了她。Sameen要打的话就打我好了。我壮,打不坏。




我抱着她,我们站在原地站了又有很久。我抱着她,她在哭。我胸前的衣服都湿透了。我转过头来,不知道什么时候Sameen和Bear都已经不见了。




“不要哭,”我安慰她。“我这里是你家。你有家。”




她还是哭,不停地哭,我没有办法,只好陪着她哭。我伤心极了。小时候爸爸打我,后来爸爸离开我们,再后来妈妈病了,再后来妈妈走了,我也伤心,但那个时候我不太懂事。现在我懂事了。我好伤心。




伤心的感觉太难受了。我都不想懂事了。




我们就这样抱着站在原地哭了很久很久。店子明天不能开张了,我的眼睛一定肿成纸杯蛋糕了。她的一定比我的肿得更厉害。




可能一直哭到天都快亮了。我感觉到有一双很有力气得手在推我的背。力气很大,把我生生地推开了。




一把推到了地上。




我地屁股摔得很疼,脑袋也发懵。我哭了太久,哭得有些糊涂了。




我稀里糊涂地看见Sameen就站在我前面。于是两个人哭变成了三个人哭。Bear也回来了。好像连他也在哭。




我觉得Bear一定会喜欢皮酒。皮酒一定会喜欢Bear。




“千刀杀的,Root!”Sameen恶狠狠地说着,但她就像我刚才那样抱着她,还在试图擦她的眼泪。“该死,Root,你该死,你他妈的真该死!”




“原谅我......”




“不。我不原谅你。永远也不。”




“那可不可以让我回家……”




Sameen在抚摸她已经哭肿了的脸,像小时候爸爸打我,过后妈妈也会这样抱着我,摸我的脸。




“你怎么会这么傻,这么傻......”Sameen终于率先收住了眼泪。“我怎么敢留你这样的傻瓜一个人在外面……”




“我们回家,Sameen,带我回家。”




我想我是在那一刻哭晕了过去。我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我躺在地下室里的小床上,皮酒在舔着我的脸。他们告诉我说早上过来上班的时候发现我在大堂里昏睡,两个伙计把我抬回了我的休息室,我都人事不省。




我又昏昏沉沉睡了一整天才缓过劲来。但我还是连续一个星期迷迷糊糊就跟梦游一样,每一炉纸杯蛋糕都做砸了。




没有人骂我。




哦,对了,我是老板。




FIN





评论

热度(291)

  1. Oo单翼..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