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桶

得空自割大腿肉 没空就来求投喂

来予君逢

这个脑洞好!!最后收笔的感情也Q^Q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主页:一次温馨的相遇,不要被概要骗了】


竹羡:



依旧短篇一发完,年末巨献【个鬼。不虐,祝大家新年快乐~


这是一个穿越梗,背景在411之前【【。写了半个月这种事简直没脸说……主要比较忙,好歹赶上了年末,本文大体内容概括为:


肖小锤:我吃着三明治吹着风,忽然来一个怪阿姨说要带我去吃牛排,吃牛排就算了,怪阿姨居然当着我的面脱衣服,脱了衣服连一百块都不给我还在笑,好坏好坏的,我的内心是几乎崩溃的【【




写完上面那段我的内心也要崩溃了,各位观众老爷憋走下面才是正文【【




———————————————————————————————






    是夜,风并不温柔地拂过裸露的脖颈,Root打了个激灵,这瞬间惊醒了她;像是被困在水中很久了一样,她猛吸了一大口新鲜空气进肺里,然后迫不及待地呼了出来,麻木的大脑此刻回荡着的只有枪械的火光和弹壳抛到地上清脆而沉重的声音,之后的场景就断了片。夜色使隐藏踪迹变得方便,同时蕴育着更多未知的因素。Root很快适应了今晚并不明亮的月光,她仰头靠在身后的柱子上调整着呼吸,随着手臂的抬起牵动腹部猝不及防的疼痛,受到这份刺激Root彻底清醒了过来。她意识到自己正靠坐在某幢破旧大楼门外的柱子边,而天气不合寻常地带来温热的吐息,时间界限在远处忽明忽暗的灯光闪现下有一种模糊感,周围茂盛而陌生的树木安静地竖立着,远处的公路时不时发出点儿响声,除此之外,别无它物。


    Root警觉地观察着四周,她侧身扶着柱子打算离开这儿找个更为安全的地方,但是仅仅是曲起膝盖这一个动作就带来腰腹猛烈的锐痛,并且一股脑冲上她的太阳穴。Root觉得自己快虚脱了,咬牙缓了好一会儿才站直了身体,接着又做了两个深呼吸,这才感觉好些了。


 


    但是时间到底过了多久呢。


    Root小心翼翼从外套口袋里摸出黑色手机,划亮了屏幕,时钟刚好跳到二十二点整,左上角信号区显示不在服务区。


    她盯着不远处的光点仔细回忆:子弹打中了她,万幸的是没有留在体内而是擦了出去,她能记得自己一路踉跄地冲向这幢大楼,捂着不停流血的伤口;她也记得自己企图去地下铁找Shaw,但是渐渐模糊的感官迫使她喘着气停靠在门口,直到她支撑不住逐渐失去意识。


    四周一片灰暗,树木丛中传来鸟类栖息的声音,风堆砌起树叶奏响絮语的篇章,总之,这完全不像是冬天该有的景象。Root皱了眉试图询问右耳里的上帝,遗憾的是连一丝电波反馈都没有收到,机器带给她只是彻彻底底的寂静。


    她确定自己不过是失去意识二十分钟,至多半个小时,她也确定当时自己并没有跑出市区,而这儿看起来像是某个乡村小镇的边缘地带。Root再次用怀疑的目光将周围彻彻底底勘察了一遍,但一无所获。碰碰运气吧,她想,接着向后摸到背后那把随身携带着的枪,开始朝光亮走去。


 


    公路上一片狼藉。看样子不久前发生了车祸,一辆四轮轿车冒着烟正翻倒在路中央,车身焦黑,尽管火已经被熄灭了,仍然散发着刺鼻的气味。


    或许是机器有什么用意,Root揣测着,一边扣上皮衣外套遮掩住伤口。她的手因为一路捂着腹部而沾了满掌鲜红,她却毫不在意地擦了擦,迅速摆弄了一下头发。一边整理,Root观察到附近的几个警察都穿着短袖,这让她有些不自在地扯了扯皮衣领子,现在确实有些热。


“请问你是Sameen的家属么?”其中一个警察朝她走过来,开口问询。


“抱歉,你说什么?”Root停下了伸向口袋摸FBI证件的手,她不确定刚刚听到的是不是那个词。


“你是那个女孩的家属吗,如果没错的话我们一个小时前联系过。”警察朝不远处的一辆工作车上指了指。


    Root的目光顺着他的手势移了过去。车后面坐着一个女孩,正裹着毯子吃东西,她毫无波澜的眼神四处漫无目的地游荡着,然后轻描淡写地扫过了Root。


    那是一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随着毫无温度的目光穿透了Root的身体,让Root愣了那么两秒钟。


    然而一种并不柔和的手机铃声拉回了Root瞬间放空的思绪,警察朝她示意,然后从腰间取下一个大黑个头的看起来像砖块的玩意儿放到耳边接听。Root皱着眉看了他一会儿——如果这不是卫星电话,那就是某种现在几乎不会有人用的手机了。再转而观察他腰间的配枪,没看错的话那是伯莱塔92F,这说真的?


    如果这是机器设定好的,那么一定存在着某种意义,她深知机器能够给她惊喜,继而猜测着各种可能性,最离谱的情况不过是她恰好闯入了某个剧组的拍摄片场,虽然这不太可能。Root站在那,沉浸在揣摩机器可能给出的设定中,这让她暂时忘了腰部伤口的疼痛。但她丝毫没有注意到,从他走进路灯范围中那一刻起,这场毫无缘由可究的相遇就此拉开了序幕。


 


    或许坐在那儿的女孩是问题的关键,想到这里,她开始怀着些许期待的心情朝停在那儿的工作车迈开了脚步。


    女孩看到她走过来,回报以防备的目光,但嘴上也没闲着,又咬了一口三明治。


“Hey,我想你母亲临时遇到了一些脱不开身的事,我代替她来接你,Sameen?”她弯下腰,尽力让自己看起来无害而有亲和力。


    然而对方没有给出回答,小女孩只是嚼着食物,仅仅如此。


   Root打量着这个女孩,她穿一件薄薄的淡紫色长袖,袖口卷着露出半截肤色并不白的手臂,她顶着一头稍显凌乱的乌黑微卷的发,脸上脏兮兮的,漆黑的双眼仿佛与周围的空气拉开了一长段距离,疏远而漠然。


    这是一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孩子——Root敲定了初步印象。随即她转念一笑,如果放在二十年前,她敢肯定Shaw也是这么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小家伙,这可真是一个有意思的设定。


    此时的气温称得上是暖和过了头,Root伸手扯了扯领口随意问道:“三明治?芥末酱的?”


    这是一种十分自然的脱口而出,面对这种自然Root的动作忽然停滞了下来,她开始产生一种近乎荒诞的错觉,随之拼凑出的某种预感开始盘旋在她脑海里,像开火车一样连带着每一个疑惑。


    腰腹的疼痛持续而让人疲倦,Root摇了摇头甩开她满脑子不切实际的想法,重新掏出手机来查看时间。当摁亮手机屏幕后,沉默的女孩忽然开始盯着她看,确切地说,是盯着她的手机屏幕看,并且开口问她:“这是什么?”


    女孩的声音没什么起伏,而Root有点不太能准确理解她话中的含义,现在几乎不会有人指着一台iphone问这是什么,她于是抬了抬手机屏幕模糊地问:“你说这个?”屏幕恰好暗了下来,女孩露出稍显失望的表情,她点点头。


    这倒很有趣,Root熟稔地露出一贯狡猾的笑容:“告诉我你的名字就给你看,怎么样?”


    女孩的目光没有移开,她挑了挑眉,似乎觉得挺值当。


“Sameen Shaw.”


    时间过了大概有三秒钟。


    或许更久,沉默中Root的手指再次摁亮了屏幕,这是个无意识的误操作,Roor甚至没有发觉她的屏幕又亮了起来,代表分钟的数字无声地跳了一下,从冷色调的光源中,Root听见自己的声音控制不住地飘忽:“你说什么?”


    然而对方只是抛给她一个白眼。但这更让Root感到熟悉,她用等待手机屏幕自然熄灭的时间来怀疑因为是否因为自己流血过多而导致了某种幻觉,幻听也说得过去。但立刻被否定掉了,她曾被这种眼神来来回回扫过太多次,有些东西早已深入她的皮肤烙入她的脉络,不会有错。


    她几乎可以肯定眼前的女孩就是Shaw——她不可能认错。


    但此刻发生的事同样不可能。


    Root不得不直起身体看向离她最近的一个监控摄像头,她甚至忘记了她还受着伤,痛觉变得迟钝而缓慢,她朝离得最近的监控摄像头无声质问:What the hell?


    上帝依旧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一双冰凉的手却搭上了Root的手背,Root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来,她低下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小女孩,深感此刻的词穷,是真正的词穷,大脑仿佛一枚生锈的轴承。她的高智商并没有告诉她当遇到10岁的Shaw时该怎么办,特别是当对方正盯着她看,无声地讨要着应该得到的东西——没错,女孩没有再开口,仅仅只是看着Root,面无表情专注地看。


    鬼使神差一般,Root在这种注视下将手机递了过去。


    女孩十分聪明,她试着摁了摁Home键,划拉了一下,接着Shaw的身影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屏幕上,也映在了女孩的眼中。


 


    这张壁纸是某次Root在地下铁偷拍到的,彼时Shaw正蹲在地上偷偷给bear喂东西吃,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人的意图,于是这张背影成功变成了Root的手机桌面,并且Shaw至今没有发现,但大部分时候绝没有这么幸运,每当Root想拍下Shaw照片,都会被当事人发现然后无情地瞪回去,并发出要把她手机当砖块扔出去的警告。


    于是这成了Root手机里仅存的几张零星照片中的一张,现在正被眼前的这个孩子——Sameen Shaw的双手握着把玩,而小Sameen Shaw当然不认识屏幕上的这个人。


 


    Root张了张嘴,她终于回想起了她曾彻查过的Shaw的档案里写到,Shaw的父亲逝于1993年的一场车祸,随后Shaw就开始跟她母亲生活,直到她外出学医。


    如果现在是1993年,警察的配枪和手机可以作为可信的佐证,机器没有传递任何信息因为她没法和现在的Root交流。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也就是说,现在她身边的Sameen是确确实实的Sameen Shaw。


    Root低头看着小Sameen的头顶发懵,而对方正忙着摆弄手里的东西,根本没空抬头看她一眼。


    这一切真实得让人晕眩。


    在无措了足够久之后,Root决定做些什么,她试着伸手搭在小Sameen的肩膀上,但掌心刚触碰到她紫色的衣料就被挣脱了,小Sameen偏了偏身体迅速脱离了Root的掌控。


    ……这只能是Shaw了,Root安静地靠上背后的车门,无可奈何地笑了。


“Sameen Shaw?是个好名字。”


“随便吧,你叫什么?”小Sameen潦草地问着,太专注于手机中奇奇怪怪的软件导致她有些心不在焉的敷衍。


“Sam.”Root毫不在意,她总有方法可以夺回眼前人的注意力。


    果然,小Sameen闻言回头望去,此时的Root抱着双臂倚在车门边,已经恢复了那种成竹在胸的笑容:“是不是很巧,小Sam?”


“别这么叫我。”嫌弃地皱了皱眉。


“Sameen?”


    小Sameen Shaw翻了一个白眼。


    看着那个与二十多年后如出一撤的眼神,Root几乎忘记了身体带来的疼痛,好像心脏被塞满了棉花一样的物质,软软的,或者说棉花糖更为合适,软软的,带着甜味。


 


    Root暗暗放弃了探究发生这一切的原因,因为此刻原因显得不再重要。


    ——能在故事还没开始之前遇见你,何其有幸。


 


    Root将小Sameen的手握进手中,她没有用力,但是也没有意料之中的被甩开,这令她有点惊讶。小Sameen的手符合她年龄的大小,透着凉意,甚至此刻受着伤的Root比她都要稍微温暖一些。


    Root打算趁警察发现问题之前带走她:“想看比这更有趣的东西么,我带你去怎么样?”


    对方眨了眨眼睛,似乎在考虑这句话的可信度。


    如果能有什么比“有趣”对Shaw来说更有吸引力的话,答案只有一个。Root当机立断补上一句:“还饿么?”


 


    于是她成功拉着她的手带她离开了这个地方,虽然没走几步就被甩开了,但这也创下了跟Shaw肢体接触中的某个纪录,前一次打破是她拉着她说please之后。


    走了有一会儿,路过一家24小时快餐店,Root提着装着汉堡和薯条的纸袋子朝小Sameen扬了扬:“其实我不建议吃这些,但这次例外。”


    换来彻底无视后,Root还是愉快地看着小Sameen伸手抢走了纸袋子。


“要去哪儿?”简洁的提问。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先休息一会儿。”Root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旅馆,笑得十分狡黠。


    小Sameen立刻表现出不太乐意的样子,冷着脸准备发出抗议。Root当然发现了她的不满,立刻补充道:“明天吃牛排怎么样?”


“好。”立刻妥协。


    Root不可抑制地咧着嘴,声音充满了明朗的笑意:“就不怕我把你拐走?”


    小Sameen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Root拉上了拉链的皮衣,答非所问:“牛排,说定了。”


“当然,说定了。”


 


    前台登记的时候,Root看着还没服务台高的Shaw,感到人生突然之间拐进了另一个路口,此刻小小的Shaw就站在她身边,冷淡却乖觉,Root不禁想轻拍她的头顶——尽管从自然层面上来说Root一直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这一点,但可能导致的后果不容忽视,这就是Root从来没有真正动手的原因。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至少不用担心自己会为了某个行为而断一两根肋骨。


    接待将房卡递过来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真可爱,这是你……女儿?”


    Root伸出的手顿了一顿,随即油然而生出一种负罪感,违法的事她从来没少干过,但没包括拐骗儿童,她看了一眼小Sameen:“并不,她是我的……”Root歪了歪脑袋:“朋友。”


    小Sameen站在旁边安静地将装着薯条汉堡的纸袋子搂了搂紧,她黑色的发丝垂在额头两边,眼里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只是在听到到朋友这个词的时候,往Root的方向偷偷瞥了一眼。


 


    Root告诉她可以坐到沙发那儿去吃她的宵夜,知道她不会回答,Root也没磨蹭,长腿一迈几步走过沙发和床,迅速脱下皮衣甩在床沿走进淋浴间,顺手关上了门。


 


    水哗哗地流着,Root单手撑在洗脸台上,一手攥着白色毛巾清理伤口,她咬紧了牙却还是漏出细碎的低吟。靠近伤口的那一片深紫色毛衣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擦去凝固的血迹,可以看到伤口仍不断渗出丝丝鲜红。Root皱眉,扔下染了大朵血渍的毛巾,小心翼翼地反手将毛衣脱下,拿起手边挂着的宽厚浴袍。


    潦草整理了一番,双手掬起水花拍在脸上,反复几次后,Root终于抬起头,她脸上还挂着水珠,双眼由于长时间睡眠不足充斥着血丝,看起来像是随时都会垮下的模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Root苦笑一声。


    然而意外的是,通过镜子她还看到了门缝后面踮着脚露出半张脸正探头瞧她的Sameen。


    小Sameen只比门把手高了没多少,她扶着把手不知道是准备进来还是什么,欲言又止的。


这倒颇为有趣,Root瞬间来了兴致,她擦了擦脸上未干的水渍走过去:“偷看可不是什么好的行为呢。”


    小Sameen看了一眼Root没有系上腰带的宽大浴袍边缘,那儿蹭上了一些血迹,是Root刚才没注 意弄上去的。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小Sameen将门又推开了一些,这让Root得以看清她手里的东西:一卷纱布和一个药瓶。


    Root有一瞬间愣神,随后笑了:“你知道我受伤?”


“我闻到你身上的血腥味,一路上。”小Sameen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她低下头盯着对自己来说太大了的拖鞋。


“我正需要帮忙呢,这儿。”Root掀了掀衣摆,随着动作露出她黑色的内衣,说实话就算对于小Sameen来说这也没什么好看的,再往下是一片模糊的伤口,连带周围的皮肤也泛着红,但Root毫不在意,她只想知道自己会不会像往常一样得到一个嫌弃的眼神。


    但是没有,小Sameen只是看了一眼伤口没说话,然后掉转头往浴室外面走。


    Root跟着她走出去,适时准确地捏上小Sameen的手腕坐到床边,另一只手拍拍软绵绵的床垫示意对方也坐上来,而小Sameen看起来犹豫了。


“嘿,别害羞。”Root略显不怀好意地鼓励。


“我没有。”小Sameen嘟囔了一句,磨磨蹭蹭坐了上来,一脸的不大情愿。


    Root歪着头笑她,看来无论什么年龄的Sameen Shaw,都是个别扭鬼。


    小Sameen一声不吭,她低头攥着药瓶翻来覆去看了半响,终于问道:“我爸爸身上也有很多伤口,很痛是吗?”


“痛,但是,”Root看着露出不解眼神的小Sameen,拉开了自己的毛衣领子,一小块已经痊愈了的深色疤痕裸露在Root肩膀的皮肤上,像一枚勋章一样:“伤口带来的不只是疼痛而已。”Root的表情难得的认真。


    小Sameen抬着下巴凑近看了看:“我认得,这是枪伤,我爸爸也有。”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留下的,对我来说,更像是纪念。”


“你为了救那个人挨的枪?”


    Root看着天真的小Sameen不禁笑出了声。


“笑什么?”小Sameen有些生气,她板着脸问。


    Root咳了一下让自己尽量恢复常态,但还是难以掩盖:“不,这一枪就是那个人给我的。”


“可你刚才说这是对你重要的人。”


“所以现在回味起来,并不觉得痛。人类的感情真是奇妙的东西呢,Sameen.”Root弯着嘴角低头靠近了她,她深色的眼睛微微发亮,像是装进了点点星辰。


“你很喜欢这个人。”用的是陈述句。


    而Root几乎要靠上小Sameen的肩膀了,她眼里的亮光深邃而绚丽:“被发现了呢。”


    小Sameen只是点点头,随后自言自语一般地说:“但我感觉不到这些。”


“就在刚刚,我坐在车上,但是什么感受也没有,我不难过,也不想哭,只是坐在那儿而已。”说完,像是并不指望Root理解一样,小Sameen自顾自摇了摇头,和Root拉开了点距离,表示不想再说下去了。


    沉默了一会儿,Root正想开口,但是小Sameen却忽然倾身掀起了她的浴袍。


空气触碰皮肤引起细微的颤栗,她掀开她的浴袍,面无表情地说:“自己拎着。”


Root哭笑不得,她还沉浸在‘刚刚对二十年前的Shaw表白了’这难得一现的温情中没能缓过来,只得听话地接过自己的白色浴袍一角。


“你能自己上药吧?”


“不能。”Root将浴袍的角向上卷到腰间,干净利落地拒绝后朝小Sameen挑了挑眉:“你这么关心我,我不认为这叫什么感受也没有。”


    而小Sameen瞪了她一眼让她别说话。


    真是太可爱了,Root想。


    她全神贯注的样子和额头上垂下来的几缕发丝,与多年后皱着眉头表示着不耐烦却依旧给Root包扎伤口的身影重叠起来,活脱脱就是那个时候的Shaw。


    Root咽下了调笑的话语,忽然感觉到鼻子有些发酸。


    一时满室静默。


 


    直到小Sameen盖上药瓶,拆开一卷纱布,稍显犯难地问:“你能站起来吗,这样不方便。”


    Root迅速恢复了状态,她眨了眨眼,循循善诱:“我觉得挺方便的呀?你两只手圈过来,就能把纱布缠得很好了。”


“我记得你是腰伤,不是骨折。”而对方十分不给情面地戳穿了她的话。


“可我的腿一动就牵扯到其他受伤的肌肉,伤口很痛。”Root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着,她的伤口其实没那么痛了。


    幸运的是,眼前的Sameen毕竟不是那个前政府特工,她只是个小孩子。最多也就比平常的小孩子冷淡一点,没什么表情一点,没什么同情心一点吧,最多。


“好吧,看在汉堡的份上,你不要动。”Sameen黑着脸用有些稚嫩的声音命令到。


    Root弯着嘴角抬起双手,小Samenn的手环着她的腰贴了过去,温热的触感在Root裸露的肌肤上轻轻地滑过去。


    这个人身上暖暖的,带着一种特别的香味,不讨厌,小Sameen如是想。她梗着脖子有些笨拙地绕着纱布,缺乏经验让她动作更小心翼翼,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轻易就妥协了,或许是因为感到了一种共鸣的可能,但是她不想立刻就谈。她才刚经历过一场车祸,此刻需要的只是一点点温暖,而这足够了。


    只是她不知道,就算是一台搜不到频率的收音机,一旦有人安装了一个开关,就能够得到某个隐喻的机会。


 


    Root趁机做了一件她想做很久了的事——顺手摸了摸近在咫尺的小Sameen的头顶。


    像温顺的小动物。


    体验料想之中地不错,但Root还没来得及发表感想,腹部伤口处就袭来一阵钝痛,仿佛被人揍了一拳一样,她吃痛地低呼一声,只见小Sameen用力在伤口处打了一个死结,同时抬起头怒目而视,小动物炸毛了。


“还是这么不可爱呢。”Root表现出一副不满的样子,但心情还是十分满足。


“你确定?”小Sameen继续摆出凶神恶煞的表情。


“你像我一个朋友,她以前是个医生。”


    而对方不准备接话。


“怎么样,有兴趣听吗?”


“没有,我累了,我要睡觉。”小Sameen用一种你有什么病的眼神瞪了Root一眼,接着跳下床去把物品放在一边。


    Root遗憾地撇了撇嘴角:“好吧,不过你真的很有做医生的潜质,将来一定会是个好医生”


    传来切地一声:“谁说我要当医生?”小Sameen转身进了淋浴间。


 


    大概过了有十五分钟,小Sameen从淋浴间出来,她擦着头发上的水珠,看到的是这样的景象:房间的大灯被关掉了,只有床边两盏台灯开着,发出暖色的光,Root脱下了她的黑色长裤,正光着一双大长腿以一种十分要命的姿势侧躺在那张正对着她的双人床上,她松垮垮的浴袍带子只是随意系了一下,并且嘴角依旧含着若有似无的笑。


    小Sameen感到一阵恶寒,她不得不拢了拢这件对她来说过于宽大都快拖到地上了的浴袍,问道:“你嗑药了?”


    Root嘴角的笑容僵在脸上,就毒舌这一点来说Shaw从小就十分地出类拔萃。


“12点过了哦,乖孩子,睡觉时间到。”Root再次拍了拍身前的一小块床垫的空间。


    小Sameen也再次翻了一个白眼,无视Root的盛情邀请,她走到双人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她把被子拉得很高,蒙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Root朝她的方向翻了个身,但是这压到了伤口,小Sameen的声音立刻从被子里飘了出来:“受着伤就不要乱动了。”


“你果然关心我,Sameen。”笑意满溢。


“别想太多,我说了我感受不到。”


    Root稍微侧了侧身体,找了个不那么压迫的角度,她枕着手臂往Sameen的枕头那儿靠了靠:“你记得我说过我有个朋友么,她也常常说自己感受不到。”


“……”沉默了一会儿,小Sameen终于忍不住问道:“那她后来感受到了么?”


“或许吧,如果有个人每天在她身边旁敲侧击,那她总有一天能察觉到,我是这么认为的。”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小Sameen的脑袋不着痕迹地朝Root的方向偏了偏。


“她常常以身犯险,并引以为豪,她喜欢当英雄,我拦不住她,并且某种程度上我比她还要疯狂。”Root说着笑了一下,看着小Sameen的眼神温柔:“她用枪的样子特别酷,偶尔做回医生的时候也很酷,有着奇怪的控制欲,决不允许有人抢她的目标和食物,很可爱不是吗?”


“没觉得。”小Sameen嘟囔了一声,开始后悔自己接了话。


    Root噗嗤笑了一声,她饶有趣味地问:“那你觉得她哪里不可爱?”


“哪里都不可爱,她蠢透了。”小Sameen完全没有意识到她在说谁。


    而Root笑着伸手去捏小Sameen的脸:“你最可爱。”


    小Sameen躲了几次,然后悲哀地发现怎么也躲不开,干脆破罐子破摔地任Root把她的脸揉成一团。她试图推开这个罪魁祸首,但是更悲哀地发现Root只是往后退了一点她就碰不到她了,而她还可以继续揉她的脸玩。


    她翻着白眼咬牙切齿了一会儿,最终在Root晃眼的笑容里放弃了抵抗。


    好吧,这个疯子笑起来确实挺好看,小Sameen如是想。


 


“那你怎么不去找她?”消停之后小Sameen终于问出了这个疑惑。


    而这个自称是Sam的人表情变得前所未有地柔和,她靠过来,和小Sameen头挨着头躺下来,声音如流水一般滑过:“我哪儿都不用去,她就在这里。”


“果然是个疯子。”小Sameen摇摇头,往被子里又钻了钻,找了个更舒服的角度,她的声音变得更低了,像是盘旋在空中的鸟类一阵阵模糊的吟唱:“不过……有喜欢的人挺好的,我是说……能喜欢某个人,而不像我。”


“或许只是这个人还没出现而已,Sameen,要耐心。”Root的声音也变得很低,像是不愿打破这一刻的安稳舒适。


“或许吧……”


“这个人如果在未来出现了,”Root慢慢的说着,窗外偶尔有打着灯光的车子停靠在附近,车灯闪了几下,余光涌入房间,旋即熄灭了,只余下呼吸声:“你会亲吻她,还是用力地朝她开一枪呢。”


“说什么……呢……”小Sameen几乎已经睡过去了,她只是下意识回应Root说的话:“谁知道……”


    窗外又停下一辆车,刹车和关上车门的声音回荡在空气里,钻进她们的房间,跳跃着回荡了几下,又在黑暗中渐渐退去了,Root轻声问着:“你听到了吗?”


“……”没有回应,小Sameen平稳的呼吸声渐次起伏着。


    Root借着稀疏的月光,注视着小Sameen Shaw近在咫尺的睡颜。她知道她的眉峰会渐渐变得浓而高挑,她的头发会变得不再那么卷;她会成为一个优秀的执行人,也会成为一个技术精湛的医生;她会爱上像枪械一样冰冷的东西,也会为了某个人而跋山涉水。


    她是冷漠的二轴患者,却能够治愈曾经放弃过世界的自己。


 


“我听到了。”耳语一般的气息。


    Root伸出手,将小Sameen轻轻圈进怀中。


    她们睡在月光埋下的阴影里。


    而未来无限种可能,她们正在相遇的路上。


 


    夜似流水,来予君逢。


 


    Root再次醒来,她花了三十秒才意识到这是哪里——这是地下铁,而她在秘密基地。


    而Shaw像先前很多次一样,正面无表情地朝她走来:“你一大早就晕在门口,是我把你拖进来的,别谢我。”


    Root揉着额头问:“现在几点了。”


“上午十点,怎么,错过约会了?”


    愣了几秒,Root仿佛一下子被什么击中了,她盯着面前虚无的空气一动不动,直到Shaw踢了踢Root身下的床问:“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做梦,或许。”Root扶着额头。


“顺便嘲笑一下给你包扎伤口的人,技术太烂,还打了个死结。”Shaw露出一种活该你不找我的愉悦神情。


    Root下意识掀起她的紫色毛衣,只见覆盖着伤口的纱布被打了一个笨拙的死结。


    ……这不是个梦。


“我好像错过了一个约会。”过了好一会儿,Root才喃喃道。


    Shaw不自觉地皱了皱眉,语气不善:“从医学角度不建议你出门,但是你当然可以出去,没准还来得及赶上。”


“不,来不及了,我晚了有些时候了……Sameen,抱歉。”Root抬头看向Shaw,她的眼底立刻浮现出Shaw小时候的模样,她蒙在被子里闷闷的说话声音,冷淡而乖觉。


    而她答应了第二天要带她去吃牛排的,看来是食言了。


  


    这疯子到底在跟谁说话,Shaw翻了一个白眼,不耐烦地抬腿就要走。


“中午吃牛排怎么样?”Root忽然说。


    Shaw停下脚步:“不错的建议。”


“当然,我们说好的。”Root微微笑了一下,掩饰不住眼底的失落和歉意。


“什么时候?”Shaw回忆了一遍,她好像从没跟Root约定过一起去吃牛排,这不可能。


“说来话长,去还是不去。”


“当然。”


    Root向后靠在墙上,腰腹的伤口隐隐作痛,她内心复杂地笑着,这算没有食言吗?


 


    温柔的夜色送来毫无预兆的相逢,直至花光所有运气,我又回到这里。


    但你还在这里,这又是我莫大的运气了。


  


    而未来无限种可能,我都会赶来与你相遇。






    END




----------------------------------------------------------------------------






欢迎交流~这次肯定没人要打我了高兴脸【【


下个计划是一个中到长的篇幅,大纲写了很久,还在完善


终于要写人兽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好了先到这里~




评论

热度(415)